北京多區建非遺傳習所展示傳承

  北京市人代會今天審議《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 ,北青報記者從各團小組審議會上獲悉多區建“非遺傳習所”展示傳承。
  

北京市人大代表、國家級“非遺”景泰藍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北京琺瑯廠高級工藝美術師鐘連盛展示景泰藍制作
  
  按照大會議程安排,北京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今天將審議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提請審議《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條例》)的議案。為配合此次審議,大會現場首次進行“非遺”文化展示活動。連日來,“非遺”的傳承與保護成為代表委員的關注熱點。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各團小組審議會上獲悉,北京市多區建立了“非遺傳習所”等機構展示傳承。
  
  截至2018年6月底,北京已普查“非遺”資源1.2萬余項,昆曲、京劇等11個項目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共有126個國家級代表性項目,273個市級代表性項目。市人大常委會在2018年對《條例》草案進行了三次審議。2018年11月23日,北京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市人大常委會關于提請審議《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的議案,決定將該法規草案提請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審議。《條例》對“非遺”的調查和保存、傳承和保護、傳播和發展等,提出了政府應當加強對“非遺”保護等要求。
  
  海淀
  
  今年組織編撰“非遺”校本系列教材
  
  北京市人大代表、海淀區委書記于軍介紹,經過“非遺”普查,目前海淀區共有300項“非遺”普查登記項目,其中130項進入區級名錄,30項進入市級名錄,7項進入國家級名錄,初步建成國家、市、區“三位一體”的“非遺”名錄保護體系。
  
  為推進“非遺”生產性傳承,海淀區設立了“非遺”保護專項資金,目前為每年200萬元,用于發放傳承人、項目保護單位補助和開展“非遺”宣傳推廣活動。每個區級“非遺”項目每年補助8000元,其中補助項目傳承人4000元,補助項目保護單位4000元。同時,積極爭取市級資金近300萬元,用于支持程式針灸、繡花鞋等5項“非遺”項目、一個生產性保護基地、一個優秀實踐名冊及北醫附小、清華大學、民族小學、工貿技師學院等6個市級培訓基地建設。
  
  同時,海淀區還加強“非遺”傳習基地建設,推進“非遺”生產性保護。目前已經建立了曹氏風箏工藝坊、繡花鞋技藝工作室、京西皮影“非遺”園等17個“海淀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展示基地”。在北醫附小、人大附中等65所中小學建立“海淀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項目基地”。目前,曹雪芹傳說、笙管制作技藝、曹氏風箏等“非遺”項目均得到了保護。
  
  據了解,目前海淀區已有65所學校開展了“非遺”教學、講座、展演和展示活動。今年海淀區將組織編撰“非遺”校本系列教材。同時,推進海淀區“非遺”檔案數字化采編工作,開發“非遺”課程線上教學,完成60個海淀“非遺”項目VR制作,研發“非遺”文創衍生品等。
  
  東城
  
  改造“詠園”引進燕京八絕
  
  北青報記者從市人代會東城團分組審議會上了解到,今年,東城將有20處老舊廠房、工業用地和低效樓宇進行改造升級,而其中位于幸福大街的“詠園”將被改造成“非遺”主題文創園。同時,還將在東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博物館樓下設立“非遺”大師工作坊,用以促進“非遺”的傳承、交流以及文創產品的開發。
  
  據東城區相關負責人介紹,東城今年目前確定的跟“非遺”相關的工作包括:將“詠園”升級改造成“非遺”主題文創園, 1.4萬平方米的空間將改造成文創園區,文創園內將設置多個“非遺”板塊,預計今年上半年可以開園。燕京八絕的傳承人將入駐“詠園”,在昔日生產大寶化妝品的老廠房內,設立“非遺”大師工作室、大師會客廳、技藝傳承所。此外,“詠園”內還將設立“非遺”展示空間和“非遺”學院,培養扶持新人,并整合傳承人、科研院士、教育機構等多方資源,解決“非遺”人才的斷層危機。
  
  西城
  
  西四勝利影院將改建“非遺”劇院
  
  作為“非遺”項目大區,今后如何支持“非遺”發展?北青報記者從市人代會西城團分組審議會上獲悉,西城區將在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中心的基礎上,建設“非遺”劇院,并開設“非遺”項目傳習場所。
  
  西城區于2005年正式啟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保護工作,現有區級保護項目208個、市級項目67個、國家級項目36個,并在建立名錄的基礎上,產生了區級代表性傳承人341人、市級代表性傳承人81人、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39人。
  
  2009年,西城區在改建西四勝利影院部分廳室的基礎上,建設了西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中心,成為部分“非遺”傳人的工作室和部分“非遺”項目的展覽展示場所。去年,西城區啟動“非遺”展示中心深化改造項目,對其進行整體規劃和功能調整,擬改建為集“演”“展”“傳”“記”“閱”五大功能于一體的西城區“非遺”劇院。
  
  具體來說,“演”,即設“非遺”劇場,通過組織開展演出活動,對西城區表演類“非遺”項目進行專場或集合類展示。“展”,是通過展陳、展覽的形式,全方位展示西城區“非遺”資源。“傳”,即開設“非遺”項目傳承基地,解決目前部分項目傳承場地缺失現象。“記”,是“非遺”劇院將設有錄音棚、錄像廳室,對“非遺”項目及傳承人進行音頻、視頻資料留存。“閱”,設置專門閱讀空間,重點展售“非遺”項目書籍,成為集中查閱“非遺”書籍的場所。
  
  朝陽
  
  “非遺”中心和“非遺傳習所”今年建成
  
  北京市人大代表、朝陽區文化館館長徐偉在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介紹說,在“非遺”保護方面,今年朝陽區將建成開放一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及2家“非遺傳習所”,進一步做好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傳承。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今年將建成開放的朝陽區“非遺”中心落戶在豆各莊,面積1904平方米。整體思路與現代生活緊密連接,與旅游結合,注重活態傳承,體驗互動,培育品牌。設施分為演繹空間、傳承人工作室、“豆”文化空間、展陳空間(多媒體空間及VR體驗區域)、“非遺”學堂、研學空間、生產車間。
  
  兩家新增的“非遺傳習所”分別位于太陽宮和黑莊戶,其中太陽宮將主打京繡,黑莊戶的“非遺”項目仍在選擇中。傳習所就相當于給“非遺”傳承人一個固定的空間,免費開放學習,從而鼓勵老百姓參與到“非遺”的傳承中來。此前朝陽區安貞街道已開放了北京彩燈扎制的“非遺傳習所”,加上新增的兩家,2019年朝陽區將有三處“非遺傳承所”。
  
  大興
  
  出臺大興版“非遺”保護和申報辦法
  
  北青報記者從北京市人代會大興團分組審議會上獲悉,今年1月3日,大興區就召開了第六批“非遺”申報會,7個“非遺”項目有望進入大興區級“非遺”名錄,至此,大興區區級及以上的“非遺”項目將達38個。以永定河為例,大興區對永定河的民生習俗、尤其是瀕危面臨失傳的習俗技能,都進行了拍攝。
  
  今年大興區將出臺區內“非遺”保護和申報辦法,明確民間的項目怎么通過文化部門來認定、如何申報,方便“非遺”項目申報評審。“之前就想做,但是市級條例沒有,沒有依據。這次市級‘非遺’條例出臺后,我們將馬上跟進。”大興區相關負責人介紹說。
  
  此外,2019年,大興區將重點打造大興區“非遺”元素創意大賽,把大興區有代表性的“非遺”通過網絡向社會公布,同時與高校合作,吸引學生參加創意大賽,并把這些創意與現實生活銜接起來。
  
  平谷
  
  培養“平谷調”年輕傳承人
  
  北京市人大代表、平谷區文委工會委員會主席張東偉表示,已有130余年傳承、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北京市級“非遺”項目——平谷調,今年將成為平谷區“非遺”傳承保護的重點工作。目前“平谷調”的保護傳承工作處于穩步推進,今年首先將確認“平谷調”的新傳承人,此外還將把“平谷調”搬進農村大集市,進行展覽、展示和展演。據悉,平谷每年都將開辦一場“平谷調”專場演出,目前已走進6所小學講授并教唱“平谷調”。
  
  “‘平谷調’(大鼓),是由平谷區夏各莊鎮南太務村的王憲章根據本土的鄉音及民歌,于1880年左右創立。”張東偉介紹,今年平谷還將成立“非遺傳習所”,在馬坊鎮、大華山鎮、王辛莊鎮各設立一個,專門用于“平谷調”的收徒傳藝,老傳承人將在“非遺傳習所”里專注培養年輕傳承人。此外,平谷今年還將出版一本《“平谷調”音樂概論》,將平谷調的曲調等方方面面內容收集,便于流傳和傳播。張東偉表示,“下一步,我們還將著手‘平谷調’國家‘非遺’項目的申報”。
  
  現場
  
  年輕人知道漫威,卻不了解“非遺”
  
  1月13日下午,北京會議中心會議樓一層,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成果展吸引了很多代表圍觀,通過實物作品現場制作、傳承人技藝展示以及與參觀者的交流體驗,集中呈現了北京的厚重歷史和多元文化。
  
  國家級“非遺”彩塑兔兒爺代表性傳承人雙彥,在現場問了幾名代表兩個問題,兔兒爺是男是女?兔兒爺有配偶嗎?幾個人都答錯了,雙彥開始了講解,“兔兒爺是女的,沒有配偶”。他介紹,外面市場上做的兔兒爺很多,但很多都改得面目全非,這就是“非遺”沒得到很好保護的表現,制定“非遺”條例最大的意義不只是保護具體哪個項目,而是傳承北京文化。
  
  市級“非遺”北京鬃人第四代傳承人白霖說到“非遺”的保護同樣憂心忡忡,“今天的年輕人知道漫威,會去買里面的玩偶,卻對正宗的北京鬃人了解不多。希望政府在政策上、在方向上有所支持,加強保護,以免‘非遺’沒法再活態傳承,只能在博物館里看到”。
  
  建言
  
  鐘連盛代表:應建“非遺”常態展示園區
  
  作為《條例》起草的參與者之一,市人大代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景泰藍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北京琺瑯廠高級工藝美術師鐘連盛表示,應更多建立融傳播、體驗于一體的“非遺”常態展示平臺,加快北京市“非遺”展示館的建設。
  
  鐘連盛說,目前一些老字號都建立了自己的博物館或者成立了大師工作室,有相關展示平臺,但像毛猴這樣的民間優秀技藝,還停留在自家作坊的階段。“在立法通過后,應該建設能夠讓這些‘非遺’中的‘弱勢群眾’可以集中進行常態展示的園區,同時設立體驗式互動區,讓‘非遺’技藝更好地展示于人、‘非遺’作品更接近于群眾的生活。”
  
  他還建議,應該加快北京市“非遺”展示館的建設,以對全市的“非遺”更加系統全面進行梳理、展示。據其透露,北京市“非遺”展示館有可能會選址在城市副中心。文/本報記者 解麗
  
  徐偉代表:加強“非遺”與百姓的聯系
  
  “‘非遺’中心是一個國家或者城市文化資源的根本,能體現一個社會的發展和人的意識,以及城市管理水平的綜合反映。”市人大代表、朝陽區文化館館長徐偉認為,關注“非遺”條例不應當停留在對“非遺”空間、資金投入等方面,更重要的是,普通社會居民或者臨時來北京的“移民”,能夠通過非物質文化遺產來了解北京這座城市,它所承載的不是我們物質所能代替的,“琺瑯也好,旗袍也好,一個簡單的剪紙也好,他們是從這個角度來了解城市的。”
  
  在徐偉看來,一個家庭本身就包括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氣質,“一雙筷子、一封家書,都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引導普通居民都進入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宋慰祖委員:定點扶持“非遺”傳承人
  
  北京市政協委員、民盟北京市委專職副主委、市政協副秘書長宋慰祖建議,通過定點扶持“非遺”增加經費保障、從業人員登記注冊等方式加強對北京“非遺”的保護和傳承。
  
  目前,大多數的手工藝大師和“非遺”傳承人,仍掙扎在生存線上。“應該給予充足的經費保障,可以通過創作立項的方式,以課題資金支持傳承人積極創作作品,并由政府建立‘非遺’保護成果博物館,加以收藏。”宋慰祖建議,對于大師級的“非遺”傳承人,應該專項定點扶持,為其作品的展賣、拍賣搭建營銷平臺,可以通過“作品著作權歸大師,所有權歸政府”的方式回收資金,長久支持“國寶”大師的再創作。
  
  宋慰祖建議實行從業人員登記注冊,對現有的“非遺”傳承人予以特殊保護及資金支持。“要打破傳統的手工藝師傅帶徒弟模式,支持各類專業學校和高校開辦‘非遺’與設計專業,普及‘非遺’知識、掌握‘非遺’技能,為培養‘非遺’傳承人奠定人才基礎。”
責任編輯:思思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關推薦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 北京文網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 中新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