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考古行業新媒體利用現狀

  2017年12月20日,國家文物局政策法規司指導、中國文物信息咨詢中心和新浪微博共同主辦的“2017年#約會博物館#文博新媒體發展論壇”在北京舉辦。共計30余家國內文博新媒體和法國盧浮宮官方微博代表出席論壇,并共同成立“文博新媒體矩陣”,旨在促進信息共享、互聯互通,共同推動利用新媒體“讓文物活起來”。

  這是首次文博行業新媒體論壇,說明整個行業對新媒體的作用已經有了充分的認識,并且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影響力。但是仔細觀察加入“文博新媒體矩陣”名單就能夠發現一個不容忽略的尷尬事實——30余家機構幾乎全部是博物館和紀念館,僅有唯一一家考古機構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官方微博“河南考古”參加了這個活動。作為文博行業重要組成部分之一,考古行業在微博新媒體領域的參與度顯然比博物館行業要低得多。下面的簡單數據分析可以更加真實反映這個事實。

  據中國文物信息咨詢中心、新浪微博、中國傳媒大學聯合制作的《2017年文博新媒體發展報告》提供的數據,截至2017年11月,文博微博藍V賬號,即認證的文博單位(包括文物局、文管所、博物館、紀念館、考古院所等)官方微博賬號共計795個,粉絲總量2029萬。我們對這個群體中考古機構的數據進行了統計:目前經過認證的各級考古業務機構(包括文物保護單位管理機構)微博賬戶總數不超過40個,粉絲總量120萬左右。其中“中國考古網”等6個賬號的粉絲數量就占了118萬左右,其余30多個賬號的粉絲數量在幾百到幾千不等。而這些考古官方賬號中,約1/2的賬號平均月發博數量在10條以下,也就是說基本上處于長期不更新狀態。由此可見,相對于博物館行業來說,考古行業在微博新媒體領域的活躍程度和影響力要小得多,并且內部發展情況極不平衡,還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相比之下,考古單位似乎更加注重微信平臺。目前考古類的微信公眾號近400個,包括各地考古機構、考古隊、考古系、學生團體等等,有的一家機構還有多個微信公眾號,無論是數量還是覆蓋的地域和人群都要遠遠超出微博平臺的情況。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微信平臺,尤其是各級考古機構的平臺,主要是發揮學術交流的作用,以發布學術動態、學術成果為主,主要的受眾還是行業內人士。簡言之,除個別的個人公眾號以科普內容為主之外,大部分仍然是比較嚴肅和專業的內容,一則消息的數量都在數千字左右。簡單瀏覽一下這些公眾號的發文數量和閱讀量也能發現內部存在很大的差異,大部分消息的閱讀量都在幾百次,只有極少數能夠達到上千的閱讀量。更重要的一點,這些消息下面的評論和討論都比較少,這可能與公眾號留言審核機制有關。

  微博對于考古行業來說其實并不是一個陌生的平臺,最早的一批考古官方微博如“中國考古網”“考古雜志”“新疆考古”等都開通于2011年,而在此前的2009和2010年,已經有多個考古工作者的個人賬號注冊開通。目前比較有影響的考古個人賬號如中國社科院考古所許宏、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劉志巖等分別擁有50多萬和100多萬關注者,已經形成了較大的影響力。即使如此,整個行業在微博平臺上的影響還是十分有限。

  很多人認為形成這種狀況的原因是由于考古行業田野工作任務繁重,很難安排出合適的人手來運營官方微博,但是事實上應該是考古行業對微博平臺的作用認識還不夠重視。在2016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開通官方微博并直播考古現場的過程中,經常遇到不同地方的同行問微博究竟是個什么平臺;也有人比較直接地問現在都用微信了,為什么要運營微博平臺。前面對考古類微信和微博平臺的數據比較也能夠說明大家對兩種新媒體平臺有著截然不同的認識。關于這兩個平臺的具體差異,已經有很多文章闡述過,在此不再詳細列舉。筆者就自己運營和維護河南考古官方微博的經驗談一下體會。

  首先,微博信息在傳播速度和公開程度上要比微信占優勢。微信的主要特點是精準推送,即不關注不推送,注重私密性和內部交流。而微博是開放式推送,比較重要的消息可以通過購買頭條形式即時廣泛推送,傳播性強。微博內容可以在互聯網上搜索到,而微信內容除非被轉發到其他平臺上,否則一般無法公開搜索。

  其次,微博的廣泛互動性要優于微信。在微博信息下面,博主與關注者之間、關注者相互之間都可以開展廣泛即時互動;微信公眾號由于留言需要審核,很難實現即時互動;個人微信號的互動也僅限于相互關注的用戶之間,不相互關注的人完全看不到對方的留言。而互動在公眾考古實踐中尤為重要,一方面可以在互動中為關注者解答疑問,很多時候討論參與者之間就能夠相互答疑,實現傳播和科普考古、文化遺產保護知識的目的;另一方面互動可以拉近考古機構與普通民眾之間的距離,有利于打破考古學術機構一貫高冷的形象。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目前絕大部分微信公眾號發送消息的數量是有限制的,一天只能推送一次消息(可以包含多條),并且沒有編輯功能。如果某條消息中間有錯誤,只能撤回重新編輯,第二天重新發送。而微博的發博數量沒有限制,現在也開發了編輯功能,可以對已發出的消息進行修改編輯。相比之下,微博可以實現即時信息的頻繁推送,在播報各種活動的現場動態方面有明顯優勢。

  據《2017年文博新媒體發展報告》,文博微博粉絲群體79%年齡在18-40歲之間,青年人群占絕對優勢,且71%的群體受過高等教育,因此通過微博平臺來宣傳考古工作,能夠實現快捷、廣泛普及考古知識、促進文化遺產保護知識提高。博物館行業的微博內容以展示藏品、普及歷史知識為主,而考古行業則可以通過展示考古現場、講述文物背后的故事來進一步增強民眾的文化自豪感和自信心,從而喚起大家保護文化遺產的熱情。“河南考古”微博平臺在運營過程中,曾多次收到社會各界人士反映的古墓葬和遺址被破壞的線索,這些線索都被及時反饋到相關地方的文物保護部門并得到了妥善處理。由此可見,考古微博平臺對文化遺產保護的宣傳和實踐是具有積極作用的。

  微博和微信這兩個新媒體平臺由于受眾群體、傳播方式及互動性方面的差異,在考古行業中具有不同的作用。微信平臺有利于學術交流,而微博平臺則在公眾考古活動中有著獨特的優勢。“讓文物活起來”,讓考古成果回饋社會,已經成為考古行業的共識,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就需要充分發揮新媒體平臺的作用。而前面所列舉的數據說明考古行業對新媒體平臺的作用顯然需要重新認識。在各地都積極開展公眾考古活動的情況下,微博平臺的作用不容忽略。

  國家文物局政策法規司何戍中巡視員在論壇上指出,文博新媒體不僅僅是傳播信息,文博新媒體本身就是文博機構的作品。中國文物信息咨詢中心副主任姚兆認為,做好文博新媒體建設,就是利用互聯網社交媒體促進政務公開,密切聯系群眾,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文博新媒體矩陣”的成立應當是新時代文博行業發展的一個里程碑,說明文博行業開始重視并主動運用新媒體平臺來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實現文化遺產共享,推動優秀傳統文化的轉化和發展。作為文博行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考古行業在這個矩陣中的缺席,無疑是一種遺憾,也可能會影響到矩陣作用的充分發揮。因此,我們期待著更多的考古機構能夠加入到這個矩陣中,與博物館行業一起推動文博新媒體的建設,同時也促進公眾考古活動實現真正的公眾化。

  (轉自《中國文物報》2018年2月9日第7版  作者 周立剛)
責任編輯:小明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關推薦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 北京文網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 中新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