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屯堡:明代的活化石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貴州屯堡照片 謝赤纓 黃芳/攝
  
  導讀
  
  貴州屯堡,從族群到文化,本是明初出于軍事和政治原因,從中原移來的一枝一葉,然而由于到貴州后便遺世獨立,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到了中原已經不舍晝夜地流逝600多年后,相對封閉獨立的貴州屯堡及其文化,反倒成了明朝的活化石。書寫這600多年獨特的一脈歷史,我們從中會得到獨特的領會和感悟:關于歷史,關于人生,關于變革,關于保守,關于大浪淘沙,關于遺世獨立……這些主題都會亂麻一般在腦海糾纏,給人無盡的人世況味。
  
  ------------------------------------------------
  
  一、屯堡的緣起
  
  開疆拓土,守土有責,是歷代帝王的軍魂。朱元璋也不例外。朱元璋北伐中原,結束蒙元統治,丟失400多年的燕云十六州也被收回。然而,朱明王朝的疆域并不遼闊,無法與稱雄一時的元朝相比,較之漢唐也見絀。明朝鼎盛的永樂時期,國土面積約710萬平方公里,漢朝盛時1050萬平方公里,唐朝盛時1240萬平方公里。
  
  明初,元帝北狩,占據北方;東北是女真族的地盤;西北是東察合臺汗國;盤踞西南的是效忠元朝的梁王以及眾多部落。貴州安順,元末曾屬占據四川和重慶的明玉珍所建立的大夏國。
  
  朱元璋開疆拓土,除了北伐之外還想西征,把西南地區納入中央版圖。
  
  元朝時,中央政府在全國設立行中書省,這是我國設省的初始。那時貴州并沒有建省,貴州的地盤分屬鄰近的四川行省、云南行省、廣西行省和湖廣行省。朱元璋胸懷韜略,深謀遠慮,修建了一條從東到西的驛道,成為中原通往貴州和云南的大動脈。
  
  洪武十四年(1382年),為除掉心腹之患——據守云南的元朝殘部梁王把匝納瓦爾密(這里是走向末路的元帝國的一塊飛地)。朱元璋命傅友德為征南將軍,藍玉、沐英為副將軍,統率步兵、騎兵30萬討伐云南。抵湖廣后,明軍兵分兩路:一路由胡海率5萬人,經由四川永寧向烏撒(今貴州威寧縣)前進;一路由傅友德帶領,從湖南沅州、辰州直驅貴州,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一個至關重要的戰略要地——黔中普定,即今日安順。
  
  作為兵家必爭之地,安順“襟帶楚粵,控制滇蜀,地踞省城上游,為滇南孔道,真腹地中之雄郡也”。安順處于聯接中原與云貴的交通線上,乃進出云南門戶之咽喉。當梁王失去作為屏藩的安順,駐守在云南東大門曲靖的元軍已然無險可守。
  
  明軍11月下普定,12月進入云南曲靖。在南盤江的一條支流白石江畔,決定云南前途的關鍵一戰,明軍完勝。絕望的梁王和部分臣屬跳入滇池,自殺身亡。
  
  為防止梁王殘部反抗,洪武十四年,朱元璋決定設置貴州衛所,開始設立屯堡,以百戶為屯,千戶為堡。以軍屯為主,控扼交通要道,保證驛路暢通,永保西南太平。洪武十五年正月初七,命平涼侯費聚、汝南侯梅思祖組建貴州都指揮使司。在貴州境內建普安衛(今盤縣)、尾灑衛(今晴隆)、普定衛(今安順)、黃平衛、烏撒衛(今威寧)、水西衛。
  
  何謂“衛所”?據《明史·兵志》:“明以武功定天下,革元舊制,自京師達于郡縣,皆立衛所……大率5600人為衛,1200人為千戶所。所設總旗2,小旗10,大小聯比以成軍……其軍皆世籍,此其大略也。”
  
  屯兵戍守,令士兵開墾田地,就地屯種,軍糧自給。移民之屯田、屯商,免三年租稅。這種屯兵制度,不僅鞏固中央軍事布防,還能緩解中原地區人口密集、耕地不足,邊遠地區地廣人稀、勞力不足之困。
  
  密集的衛所設置,迅速改變了貴州的政治形勢。
  
  高峰時期,貴州“寓兵于農”的衛所設置到二十九衛,為西南各省之冠(四川地域遼闊,只設十七衛;云南為邊陲重地,轄地亦廣,也只設二十衛)。大大小小的軍事據點分布貴州,明朝在貴州的布兵可謂用到極處。
  
  以衛所、屯耕為先導,局面穩步打開。貴州《安順府志·風俗志》載:“屯軍堡子,皆奉洪武敕調北征南……散處屯堡各鄉,家人隨之至黔。”永樂十一年(1413)設貴州布政使司,至此貴州建省,成為全國十三個布政使司之一,中央進一步加強了對貴州的控制。來自安徽、江蘇、江西、河南、湖北的軍人及家眷,在貴州安順、平壩、鎮寧,聚族而居,墾田為生,形成大小屯堡。
  
  貴州1413年建省時,面積小,人口少,貴州北部播州(今遵義)地區受轄四川。到弘治十五年(1502),貴州民戶4萬余戶,人口為25萬人。朱元璋把16萬至20萬大軍改為屯兵,常駐留戍貴州,可見屯兵之重。
  
  經過洪武時期的努力,社會生產逐漸恢復和發展,史稱洪武之治。
  
  大浪淘沙,疾風化石。貴州安順地區300多個石頭屯堡村寨,大都保存下來,成為明代歷史的活化石,見證600年大明帝國軍魂,見證貴州建省的歷史因緣。
  
  二、遺世獨立
  
  悠悠600年,數不清的朝朝暮暮,看不盡的大江東去,明朝征南大軍及家眷帶來的中原和江南文化,與貴州當地文化融合、發展和演變,“屯堡文化”就此成形,是歷史、地理、軍事的特異遺存和瑰寶。
  
  語言:經數百年變遷,屯堡居民未被周圍方言同化,至今仍保存著中原和江南語音的一些特點。
  
  服飾:屯堡婦女古舊的裝束沿襲了明清江南漢民族服飾的特征。
  
  食品:屯堡人慣用易于儲存和收藏的食品,有著當年便于征戰給養的特性。
  
  信仰:屯堡人與漢民族的多神信仰一脈相承。
  
  民居:屯堡人以石頭營造的防御式民居,構成安順地區特有的地方民居風格。
  
  婚姻:不與周邊的其他民族通婚,形成“屯對屯”“堡對堡”“民屯對民屯”“商屯對商屯”的婚姻圈子。
  
  戲曲:屯堡人的花燈曲調帶有江南小曲的韻味。原始粗獷的屯堡地戲,富于漢族征戰特色。
  
  ……
  
  貴州屯堡文化濃厚的明代遺風的成因大抵是:
  
  安順地區地處貴州中部,所處的自然環境,與中原、江南相近,適宜民居。
  
  安順地區海拔1100米左右,延綿不絕的峰林峽谷間都有大小不等的平坦盆地。平壩,這個縣的得名,就是它得天獨厚地擁有4塊面積超過萬畝的壩子。安順地區年平均溫度為15℃,年平均降水量為1200毫米,這種亞熱帶氣候,四季分明,春暖風和,雨量充沛,雨熱同期,植被多樣,土壤肥沃,與中原、江南相近。在這種氣候條件下,農作物生長較快,尤其是水稻、小麥和油菜等主要作物大面積種植。有的一年兩熟,土地的復墾率較高,因而這里一直都是農業主產區。山地鞍部有泉水出露,便于生活和灌溉使用;房屋建在山腰地帶,離田壩較近,勞作方便。加之安順地理位置帶來交通方便,適合移民生活居住。由于常綠植物多,全年蔥郁,能起到很好的隱蔽作用,便于軍隊駐扎防衛。在安順這片土地上,密集的屯堡群落,成為西南一帶屯堡最集中的地方。徐霞客游至普定衛(今安順市)對所見頗為贊嘆,在其《游黔日記》中寫道:“城垣峻整,街街宏闊……市集甚盛。”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聚族而居,世代相守,對屯堡文化的傳承起到了重要作用。現今,中原、江南衛所,乃至天津衛、廣州衛的特征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安順平壩還維持、保留著中原的風俗習慣。集團移民、風俗傳承,有超穩定性。
  
  其次,明朝執行的是世襲軍戶制。一個家庭一旦被編為軍戶,其子子孫孫就只能有一個職業——從軍。實行屯田制以后,大批的屯田官兵集中連片,保持著軍隊的建制,平時以耕種為主,并負責保衛周邊的區域;一旦發生戰爭,則整裝開赴前線。這種自成體系亦兵亦農的建制,不同正規軍隊需要換防。一份對大明的效忠,換來固定的土地和家園。整體性的同在異鄉為異客,導致一種大異客即大老鄉的文化認同,就把這些來自安徽、江蘇、江西、河南、湖北等地的“鄉親”緊密聯系在一起,傳遞著同一文化信息、同一生活形態。《安順府志·風俗志》載“屯堡人即明代屯軍之裔嗣也”,在相對固定的生活圈子里互動互助,共同塑造了屯堡文化的魂。
  
  第三,民國《安平縣志》卷五稱:“屯堡(人),即明洪武時之屯軍。”故“屯堡”之名似為“屯軍”與“堡兵”各取一字的簡稱。推行屯田制呢,多是以一個家族或幾個大姓來設屯建堡。朱元璋非常清楚,傳統的宗法思想所產生的內聚合力和外在張力,能匯聚成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實施“填南”方略,營造軍事重地“漢多夷少”,集小力為大力,以家族為主體來建構屯堡片區,是最佳選擇。在眾多屯堡村寨中,仍以大姓為主體,他們聚族而居,建祠堂、修宗廟、上祖墳、續家譜,用傳承的宗法思想延續本族延綿的歷史與光榮,其結果是對屯堡文化的沉淀發揮了固化作用。
  
  同時,在宗法思想支配下,婚姻觀講究“門當戶對”。屯堡人不與周邊的其他民族通婚,保證家族血緣得以延續。這種世家通婚的姻親關系,自為一脈,自成一體,形成了一種互助互動的人際網,把固有的信仰、民俗、習尚等文化具象凝聚起來,保存下來。
  
  屯堡人是明朝開疆拓土的功臣。對土著民族,他們是征服者、占領者;在填南移民中,他們是先驅者、開拓者。這使他們產生一種強烈的自豪感和優越感,居高臨下,歧視當地民族及后來的商屯漢人。這就有點像上個世紀中國獨特的各種“大院文化”,乃至后來的“三線工廠”。
  
    三、石頭城
  
  屯堡建筑依山傍水,就地取材,注重防御功能——屯堡村寨與其他村寨的最大區別在于具有軍事防御作用,以軍事防御為目的,聚伍為營,聚族而居,立柵建寨,分布在山野林間。屯堡人就地取材,以石為主的建筑材料,把石頭工藝發揮到極致,構成安順屯堡所特有的地方民居風格。在村寨四周砌有圍墻,整個民居坐落在石頭砌成的堅固高聳的圍墻內。屯堡民居的建筑主次分明,其構架均為穿斗式木結構,靠木屋架承重,石墻起維護作用,內部間隔和門窗為木板,窗欞上有裝飾,用薄石塊蓋屋頂。四周墻壁均有槍眼和觀察孔。道路縱橫交錯,相互連通,再配上碉樓、碉堡,形成易守難攻的防御建筑群,整個村寨也成為石頭的世界。
  
  安順盛產天然石材,各種板材、大理石、花崗巖,廣泛應用于城堡、民宅、道路。在安順,一個屯堡就是一座全然的石頭城,一戶民宅就是一座純粹石頭的房屋。
  
  屯堡建筑,放眼望去,石頭的房,石頭的路,石頭的墻,高的、矮的、遠的、近的,全是石頭的灰白色連綴成,錯落而有致。走進屯堡人家,所看到的是石頭的碾子,石頭的磨子,石頭的碓窩,石頭的水缸……屯堡民居生活于一個石頭世界。
  
  這大約是遠道而來的屯堡人與貴州最“親密的接觸”,最接貴州地氣,與貴州地域最具象征性的相融。
  
  從歷史上看,屯堡是為御敵所建。現在屯堡村寨中,殘存著許多垛口、炮臺。無數屯堡連綴成一個防御體系,屯堡民居就是這個體系中的一個細胞。若有征戰,既可各自為陣,又可互相支援。村寨內部的巷子互相連接,縱橫交錯,巷子又直通寨中的街道,形成“點、線、面”結合的防御體系。靠巷子的墻體,留著較小的窗戶,既可以采光,又形成了遍布于巷子中的深邃槍眼。低矮的石門,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軍事功能。就和平時期而言,既可確保私密性,又增加安全感,同時又維系民居之間的日常聯絡。
  
  當地民眾對陌生的外來文化和官府強權政治,抱有恐懼和反感,各種矛盾和沖突時有發生。從洪武二十六年到成化十四年,普定衛西堡長官司多次聯合鄰近“蠻賊”殺人掠財,燒劫屯堡,聚眾作亂。明末天啟、崇禎年間,水西彝族土司安邦彥叛亂,貴陽遭受重創,安順地區也未能幸免。平壩衛城兩次被圍攻多日,最后雖力御保全,但民眾生命財產損失慘重。我們從現存屯堡民居特有的厚重石墻及冷峻的箭孔槍眼之中,不難想見當年戰爭吶喊及硝煙密布的慘烈場景。
  
  屯堡民居的建筑,高蹈的有四合院,與華東、江南四合院布局相似,全封閉格局。四合院有朝門、正房、廂房。朝門形似“八”字形,兩邊巨石勾壘,支撐精雕的門頭。門頭上雕有垂花柱或面具一類裝飾品。正房則高大雄偉,木制的窗欞上、門簪上雕刻著許多象征吉祥如意的圖案。廂房緊依正房兩邊而建,前面為倒座,形成四合,中間為天井。天井是用一尺厚的石頭拼接而成,四周有水漏。
  
  沈萬三是天龍屯堡旅游一個以訛傳訛的推介“名片”。據當代著名明代史專家顧誠考,明朝沒有沈萬三。這自然不屬本文考據重點。我在今天的龍屯堡看到沈萬三故居紀念館和“中華財神沈萬三祠”。故居建筑材料也以石材為主,但整體裝修更接近江南青磚白瓦的風格,四周墻壁均用白灰粉刷而成。故居大門也比一般人家的裝飾精美、高大。依次按大門、副門、廂房建造,形成三進三出的大格局。除了四面墻壁為石材建筑而成,其他多為上好的木材雕刻而成,在木質的窗欞和門梁上,雕有寓意吉祥如意、富貴發財的圖案,不乏高雅。吾國國民自古以來驚人的想象能力,以及對巨富的崇尚膜拜心理可見一斑。
  
  一些屯堡四周有小河,有的小河穿寨而過。很有小橋流水風韻。也有缺水的屯堡,全靠鑿井。據記載,為抗日捐軀的陳蘊瑜將軍,曾于1936年奔喪返鄉,在平壩縣天龍家鄉逗留了半個月,得悉家鄉人終年勞作,口糧不夠,因為缺水,田地全靠天上落雨。陳蘊瑜親自帶頭四處尋找水源,終于在一個地名叫大坡腳的地方挖出了一口水井,至今屯堡內群眾仍在受益。
  
  四、小橋流水天龍屯
  
  我來到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天龍屯堡,這里幾股泉水匯集成為小溪流,有的繞行于村寨,有的穿過田地,成為洗衣做飯、澆灌農田的主要水源。
  
  走進天龍屯,最搶眼的是屯堡婦女的服飾。服裝顏色多為藍、綠、藏青、藕荷色,各種色調皆異常純正,可見其染織水準。他們一律的寬袖鑲邊大襟衣,色澤清朗,以寶藍色為主調,大襟鑲有帶花紋的花邊,具有不可掩抑的獨特魅力。領口、袖口、前襟邊緣,均鑲有流繡花紋。腰間以織錦絲帶系扎,兩端垂于膝部。她們頭上全都包著白色或青色的頭帕,頭帕上,常常覆著一張色彩迥然的頭巾。
  
  天龍屯堡,有的婦女兩鬢梳了兩綹鬢發在耳畔,成鳳頭狀,向額前微展發綹,重心則向后傾斜,頭頂分兩路,中間又再梳獨立的一綹,有人稱其為“三把頭”或“鳳陽頭”,歷史上曾經以此發式把她們誤認為“鳳頭苗”。
  
  1902年,日本人類學家鳥居龍藏,受派遣前往苗族聚居地貴州作田野考察。他一路向西,抵達處于黔中地區的平壩縣飯籠驛(今天龍鎮)。
  
  在這里,鳥居龍藏看到一群裝束奇特的婦女:她們身著青藍色服裝,寬袍大袖,衣長過膝,腰間系著黑色的絲綢腰帶。更奇特的是她們綰起的發髻上,一撮頭發突起,插著鳳凰狀的頭簪。向導告訴他,這些人是苗族的一支,叫作“鳳頭苗”“鳳頭雞”。
  
  然而,鳥居龍藏的學識提醒他,向導的說法不可信。經過研究,鳥居龍藏在他的著作里斷言,“鳳頭苗”不屬于苗族,而屬漢族。鳥居龍藏認為,鳳頭苗的祖先們,是“為了國家而落戶在偏僻之地”,“在貴州中部所形成的漢族地方集團,成為鳳頭雞由來的起因。那些變成了土著的屯兵的子孫,也就是今日的鳳頭雞部落”。
  
  鳥居龍藏的判斷,并未形成定論。
  
  新中國成立初期,著名人類學家、民族學家費孝通深入云貴高原考察,他也注意到了鳳頭苗這個族群。經他考證,鳥居龍藏的意見是正確的。鳳頭苗的打扮看似怪異,其實是受到兄弟民族影響的明朝漢服。鳳頭苗就是漢族,因為他們多居住在屯堡里,故被命名為“屯堡人”。
  
  由此可見,移民的漢人,隨著漫漫時日,在公眾視野里,已經淡出,漸行漸遠。
  
  在天龍鎮,我在一位老年婦女身邊坐下,她異常干凈,笑容可掬,寶藍色衣襟很寬大,頭的兩鬢梳了發綹,似成鳳頭狀。她左手腕上戴了玉鐲,中指帶了金戒指,袖口隱隱露出手表。她正在小攤前穿針引線。我好奇地問:“你還能穿針?今年高壽?”她說,今年88歲了,還看得見呢。她說她是南京人,祖上來的天龍,也弄不清幾十代人了。她的發音,與貴州人發音平翹不分不同,她帶有卷舌音,陽、上、去三聲與安順話趨同,第四聲顯高,語速偏快。這種語音被稱為“堡子音”。她小攤上全是出自她手的針線活,菱角、香包、小麒麟、繡花手絹……全放置于一個圓型的大竹盤里,五顏六色,清清爽爽。
  
  后來,我來到一個“驛茶”前歇腳,這驛茶也挺講究。純木結構,飛檐翹角,“驛茶”木牌為一位名人題寫,兩邊立柱上掛有楹聯。上聯“吳儂軟語似春風”,下聯“驛茶飄香暖心田”。江南后裔,一目了然。我剛在驛茶前的木椅子上坐下,驛茶的女主人就端來一杯苦丁茶。女主人身著藕荷色大襟,頭包白色頭帕,頭帕后面挽著發髻,并用銀色細練簪繞髻一圈。她黑色的長裙特別引人注目。質地厚重,類似絲絨,帶有亮色。她的絲綢腰帶很寬,腰帶綴著精致圖案,有動態的蝴蝶、飛鳥,從后面打著結。絲綢腰帶是屯堡婦女最莊重、最昂貴的裝飾品。
  
  《安順府志》中對當地的服飾有如下描述:“屯軍堡子,家屬雖之志黔,婦人以銀索綰發,髻分三綹,長簪大環,皆鳳陽漢裝也。”依此可見當地的服飾是以當時中原地區服飾為主流。
  
  當我離開“茶驛”準備付錢時,女主人笑道:來我這里歇腳,茶是不收費的。
  
  屯堡婦女這種講究、精致的穿著打扮,是日常生活便裝。聽說婚喪嫁娶裝、節日盛裝更有獨特的魅力。
  
  眼前是整潔的石巷、石橋,耳邊有潺潺流水聲,悠悠的清風,山雀在枝頭一傳一遞地啁啾,居民過著不緊不慢的日子。在平壩的天龍,讓我想起朱德榮作曲的《山里江南》:山青翠/水碧藍/平壩有個小江南/小橋楊柳/石欄桿/依稀又見秦淮岸……
  
  五、緬懷祖先的地戲
  
  從安順輻射到周邊平壩、普定、鎮寧、關嶺、紫云、清鎮、長順、廣順,普遍出現屯堡區域的一種民間戲曲——地戲。因為它活動在農村,又是以平地為戲臺圍場演出,故稱之為“地戲”。它屬于中國儺文化的范疇,具有儺俗崇拜、儺壇特技部分特征。
  
  地戲是軍儺演變而成,盛行于屯堡村寨,集演戲、祭祀、娛樂于一體的古老戲種,粗獷自然、憨直拙樸。有唱、念、做、打表演,抑、揚、開、合、擋、架、翻、竄種種形式,有專門的戲服、面具和道具,劇目以古代戰爭題材為主,如《封神》《楚漢相爭》《精忠傳》《薛剛反唐》《三國》等,主題多為宣揚懲惡揚善、尊老愛幼、仁義忠孝,教化功能十分明顯,在戲劇史上被稱為“活化石”。
  
  地戲演出所戴面具,屯堡人稱為“臉子”。“臉子”是地戲的核心部分,是屯堡地戲的象征。
  
  在整個跳神活動中,除服飾是自己準備外,臉子、野雞毛、鑼鼓,包括跳神期間的生活費用都是民間集資。
  
  600多年來,屯堡人在恪守遷移地文化內涵的同時,也將安順當地先民們爽直、勇敢、熱情的文化個性融入其中,同時又將中原地區的儒家忠、孝、仁、義、禮、智、信的價值觀念充分發揮;是在長期文化、習俗交流融合中,創造出的獨特的地域文化。
  
  屯堡地戲體現了屯堡人歷來的悲壯生活,屯堡人也以此凝聚自身的力量。在內容上征戰是地戲唯一的主題;在表演上武打是地戲的特征;英雄崇拜貫穿于地戲演出的始終。從演員的家譜上看,祖上都是征南時的馬上將軍。他們都曾經為明王朝立下赫赫戰功,如今他們用地戲表演的征戰場面來緬懷祖先的戰績,是對當年朱元璋孔武有力、馳騁沙場的懷想、遙望。
  
  表演中,演員均戴有木雕面具,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人物形象,主要是征戰沙場的將士形象。一場表演,猶如再現一場真實的戰爭,給觀看者的感觸更加直觀、震撼。軍屯文化對安順當地藝術的滲透、影響自不待言。
  
  明嘉靖年間的《徽州府志》,記歙州一帶迎汪公時“設俳優、狄、胡舞、假面之戲”。這與安順地戲抬汪公極為相似,可謂一脈。
  
  地戲演出時間為兩個節令。一是稻谷揚花時節——農歷七月十五日中元節期間,約三至七天。以農事為主的屯堡人祈求一年的好收成。另一演出時間是春節。為了歡慶一年的辛勞所獲得的豐收,為了祈禱求得來年風調雨順,地戲班就“鳴鑼擊鼓,以唱神歌”。從農歷正月初二開始,要跳半月乃至一月。
  
  地戲的主要表演形式是唱和舞。唱,是無樂器伴奏的說唱,不分行當,有男女角色之分,無男女聲腔之別,劇中角色邊說邊唱,也就交待了劇情。
  
  舞實則為“打”,是表現戰斗場面的格斗。演員巧妙地將古代戰爭的騎兵、步兵的廝打格殺,衍化為具有程式的套路。有的村寨還使用真刀真槍搏殺,勇猛逼真,鏗鏘之聲不絕于耳。對打中,還吸收當地苗族舞蹈中的舞步和花燈中的“四方步”,使慘烈的場面透著陽剛之美。
  
  一曲地戲就是一部征戰史書,將一個個征戰故事呈現于觀眾面前。
  
  地戲內容比較單一,是一部部屯堡人景仰、傾慕、效法的英雄人物的贊美詩篇。既沒有才子佳人戲,也沒有清官斷案戲。它只有與屯堡人生活緊密相關的反映軍旅生活的金戈鐵馬征戰戲,只有贊美忠義、頌揚報國的忠臣良將戲。
  
  結語
  
  屯堡文化是外來文化的強力嵌入,構成了有異于當地民族的特殊“亞民族群體”,并形成一個個移民孤島。
  
  屯堡人擁有征服者、勝利者姿態,既不愿(也難以)融入當地民族之中,長期沉湎于難以變更的自尊。這種自尊,也讓他們更難以進入當地主流,當地民族畢竟地廣人多,猶如汪洋大海,孤島移民的自卑心理油然萌生,他們形成了自尊與自卑兼有的心態,對外封閉、對內融洽,形成一種很獨特的文化心理特征。
  
  保護和研究屯堡文化是一種歷史責任,因為研究文化的多樣性、多元化,也是文化發展的一種需求。
  
  貴州屯堡文化,傲然特立600年,具有道不盡的歷史況味。
責任編輯:思思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關推薦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 北京文網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 中新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