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必修 似乎不必

  我想起北大的“未名詩社”,來自各科各專業的文學愛好者,在學生社團里相互砥礪,終于形成為之驕傲的未名湖“北大詩人群落”;又想到北大的大學生書法社,當時來自國際政治系的白謙慎,來自漢語史方向的曹寶麟,來自圖書館系的華人德,現在也是響當當的書法家和美術史書法史學者。

  現在看到一些社會問題,仔細想想都想笑,一群復雜的人,出問題都出簡單的問題,偏偏又具備“簡單問題復雜處理,復雜問題簡單處理”的良好習慣,比如“《大學美術》呼之欲出”一樣,素質教育本來是一個復雜的問題,以為開一門課就解決了,那《大學音樂》《大學戲劇》《大學建筑》呢!

  相信想做一件事,我們可以找到一萬個做的理由,比如我們要在非專業院校開設《大學美術》公共課。“為了讓更多的大學生擁有更豐富的生活與五彩的世界,為了讓他們更多體會人類的經驗,為了讓他們獲得更好的直覺敏感與視覺感悟,為了充分激發他們的想象力與創作力。《大學美術》公共課應運而生,不可或缺,不可替代。”(顧平)談到“五彩的世界”與“人類的經驗”的話題,我也替自己急,每次走進頂級的博物館與好的美術館,或翻開書閱讀經典,只覺得自己理解能力和閱讀儲備不夠豐富,沒法更多享受和體會人類優秀的經驗,就如一頓美食放在你的面前,你缺少品嘗的能力;看美術作品就如視覺的弱視一樣,眼睜睜看著優秀的作品有粗有細,撲得再近相信只能感覺到萬分之一,或者享受一下熱鬧之后的愉悅罷了,雖然我也可以在欣賞課上,對一張作品道上半個小時的前后左右,我仍然相信經典試圖告訴我們的還要更多。這時,我暗自慶幸,雖然混跡美術教育戰線多年,并沒有被世俗的飄蕩影響,仍然保持著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心,相信人類優秀的經驗永遠比個體的所知要豐富。

  要不要在非專業院校開“大學美術”公共課,我們先要弄清楚大學教育究竟學些什么!現在大學本科教育的缺失是人教育的缺失,而這種缺失不是一代人造成的,它是兩三代人缺失累積下來的結果。其實,人教育好了,學專業技術還是容易的,也就是說我們的教育是通過學專業來歷練人的習性和價值觀的養成,而不僅僅是學習專業本身。那大學本科的學習究竟要做些什么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本科教育要掌握四個learn:learn to learn,learn to be,learn to do,learn to together.也就是學會學習、學會做人、學會做事、學會相處。好像沒有一點直接指向專業成績,就第一條也是學會學習的方法,那其他呢,學會做人、做事、相處,好像現在的大學里只有一個輔導員面對全系二、三百號學生的任務,其他各科教師上課進教室下課回家,叫得全上過課學生的名字算他本事。其實,現在大學教育不是開《大學美術》的公共課,是合理的配備輔導員,充分發揮輔導員師生間聯系的作用,讓我們的孩子在成人教育上完善起來,學會學習的方法,學會相處,哪怕你是數學專業的同學對美術感興趣,也可買來美術類的書學習,再帶上自己的練習向老師請教,正因為沒有考試的要求,相信他的學習會更輕松愉悅。

  我們幼兒園、小學、中學階段的 教育,基本上是家長、學校來決定你,接著要在這個不長的四年里為未來自己決定自己做好準備,說書面一點就是利用大學期間的學習,讓自己成為有獨立人格的人。相信這比再多學習一門叫《大學美術》的專業要來得重要,人格不獨立,什么都依賴社會、依賴他人(父母),本身真、善、美是互為補充的要求,相信現階段增加一門課充其量增加一門可以量化的負擔,在非專業院校,開一門《藝術鑒賞》選修課,相信比開《大學美術》公共課更為有趣。其實,中小學要減負,大學生也要減負,幾門必修課和幾門選修課,看他們是否養成學習的能力,培養起學習的興趣。教師的教學能力也不是把課上完,是否培養起學生面對這個世界一種追問的能力,當教師沒法回答學生的追問時,是否有能力把他們引向圖書館,相信這個時候一門課的老師將是很多有關學科老師的吹風機。

  其實,大學生的課程安排是多年教育經驗的成果,雖然,我國大學教育有過不正常的起伏,但1980年代以來的教育積累,相信也建立了基本穩定的教學體系,增加一門課就會增加一門負擔,大學生忙著完成學分,沒時間看學分之外不用考試的文學作品,沒時間看不用考試的電影,沒時間去不用點到的美術館,沒時間談不用計分的戀愛,其實,就是“學會學習、學會做人、學會做事、學會相處”,相信這些比多開一門公共課都來的重要。聊到這里,我想起北大的“未名詩社”,來自各科各專業的文學愛好者,在學生社團里相互砥礪,終于形成為之驕傲的未名湖“北大詩人群落”;又想到北大的大學生書法社,當時來自國際政治系的白謙慎,來自漢語史方向的曹寶麟,來自圖書館系的華人德,現在也是響當當的書法家和美術史書法史學者。

  想想在非專業院校開“大學美術”公共課的好處,是可以解決一大批實踐類美術學博士生畢業的就業問題,再開《大學音樂》《大學戲劇》《大學建筑》等,是每一個有求知欲望的人都感興趣的話題,可惜大學四年太短,故我們只能學習學習的方法,養成學習的習慣。
責任編輯:小明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關推薦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 北京文網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 中新網
TLC官网